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基辛格带元老团访华传递什么信息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0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近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率领多名美前高官访华(包括前国务卿舒尔茨、前财政部长鲁宾、前贸易代表希尔斯、前参议院军委会主席纳恩、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多尼伦等)参与中美“二轨”高层对话。

“二轨外交”是一种比较特殊的非官方外交,通常由学者、退休官员、公共人物、非政府组织等参与,以补充由政府间直接往来的“一轨外交”。中美两国近来波澜起伏,从习主席访美到美国军舰驶入中国南沙岛屿12海里以内险些发生摩擦,“一轨”的这种不稳定,使得“二轨”潜在可以发挥的作用变得愈发关键。

首先,这次访华的这些元老们在位的时候有不少人其实对华都不太友善,可为什么在中美关系出现起伏的时候,反倒是这些人挺身而出,希望维护中美关系的稳定呢?美国高官在任期内和任期外的表现和观点有可能是很不一样的,在任上因为在其位,所以会谋其政。基辛格在国际关系领域一直被作为“现实主义”实践者的代表,也就是说国际关系以现实的存在(而非理想、价值)为基础,且用实力说话。每个国家都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前提,且不存在什么道德上的顾虑。比如,冷战时期的美国虽然在价值层面和共产主义阵营格格不入,但因为基辛格考量的是怎么做符合美国自身的利益,而非怎么做符合美国的价值,因此才会有与周总理一起促成了尼克松访美的中美关系破冰之旅。

但是,最近哈佛教授尼尔·弗格森却在对基辛格从政前的史料深度挖掘之后,在新书《Kissinger. Volume I. 1923-1968: The Idealist》中描述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基辛格”。也就是说,那时基辛格的思考和写作会比较崇尚价值层面的理想和追求,比如自由、民主。参政前的基辛格,在弗格森教授的还原下,几乎是一个康德的传人,这和他参政之后被描述成的“会算计”、“狠”、“一味追求权力和利益”的形象大相径庭。因为弗格森教授将近1000页对基辛格全方位的人生前45年的详尽描述,我们可以相信这个“理想主义者基辛格”并非为了哗众取宠而杜撰出来的。那么,既然是否在任上会对一个人的行为、思考产生改变,我们是否也同样可以假设,这次来华访问的这些已经从一线退下来的官员,不再需要“谋”那个“位子”的“政”,而变得比任职时更友善了呢?

那么,基辛格带元老团访华,希望传递什么信息呢?之前曾经和美国一些高官交流,他们经常会提到,美国和中国相互之间经常会误判对方的动机和可能采取的行动以及自己行动对双边关系可能产生的影响和后果。元老团此行一个重要的作用会是向中国高层从一个“非官方”的角度解读一下美国外交政策当下的现状,因为这样的解读从“第一轨”的渠道是无法完成的。

站在中方立场上,美国在南海的航行是相当有针对性地在挑衅中国,是冲着中国来的。美国不希望中国制定亚太地区游戏规则是真,但这个决定背后其实也反映了美国的现实困境。因为美国在中东诸事不顺,看上去是在被俄罗斯(叙利亚问题)、伊朗(核谈判)、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推来推去,几乎丧失了主动权,所以美国的盟友们慢慢开始怀疑美国的能力和在盟友出现困难时美国出手相助的决心。为了让自己的盟友不认为自己已经抛弃了他们,尤其是东南亚的盟友,美国此次南海的航行或多或少有着安抚盟友,演给这些观众看的意味。当然,对美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盟友没有理解这个行动的信号,而中美关系却被搞坏了。因此,基辛格所能传达的信息,包括美国的实际动机和意图,包括美国不希望导致事态恶化等信息也是可想而知了。

美国外交政策“演”的对象、观众除了国际舞台上的盟友外,还有国内的民众。作为中美关系的“破冰能手”,基辛格自然不忍心看着自己四十多年前打开的中美关系新局面毁于一旦。而美国做的外交决策往往并不一定实际符合美国本身的利益亦或是价值,所以无论是“现实主义基辛格”还是“理想主义基辛格”都会希望能够利用这样的契机向中国解释一下。

当下美国正值总统大选初选期,而这些候选人为了哗众取宠,往往会拿中国当做靶子,仿佛谁批中国批得狠,谁就能更好地维护美国的利益,谁就因此更适合当总统。美国退役高官的集体访华并对华表达友善本身,也是一个这种微妙关系的呈现:我们已经不在位子上了,所以不需要继续拿中国当靶子,去批中国来演给美国国内的观众看了。基辛格自己也许也开始重审自己的个人利益,需要去维护自己四十多年前破冰中美关系的“政治遗产”。

从另一个角度讲,部分敌对中国的短期决策往往是美国国内党派斗争的产物,不一定符合美国的长期政策,甚至都不一定符合美国自身的利益。因此,基辛格通过“二轨”来做些解释也就尤为重要了。当然,这样的解释就好比我打了你一拳,然后我的好友找到你跟你解释说是我最近心情不好或者精神失常了,让你不要介意。但一旦树敌过多,或者穷兵黩武没有约束,再解释也没有用了。

基辛格是一个崇尚权力追求自身利益的现实主义者(至少任内的行为和思考是这样表现),一定也会考虑美国的实际利益。美国之前一直扮演“世界警察”、“世界法官”的角色,在全世界执行“自由航行(FON)”的任务,但显然“自由航行”不需要将军舰开到离中国岛屿12海里以内的范围,中国建造、加固自己的人工岛也不会妨害“自由航行”。中国为了避免冲突升级,一直在南沙都尽可能用渔船、打捞船等民用船而非军舰。基辛格一定也是看到了美国当下“自由航行”的任务已经偏离了美国自身利益,会使冲突进一步升级的可能,而希望利用自己如今“非在任”的角色从中协调,以使得双方关系不会进一步恶化。一味受国内、国际的观众的左右,想去演给他们看,却损害了自己的利益,精明的基辛格看不下去。

当然,我们不应该忘记,“二轨”因为其非官方的特点,有其自带的局限性。基辛格当下在美国国内尤其是高层的话语权逐渐减弱,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的能力也完全不如当年。因此,真正要维护中美关系的稳定,还得“一轨”、“二轨”相结合,让双方不断地接触、增加互动和互信。基辛格此次带团访华除了维护美国的利益,维护中美关系的利益(以使他不损害美国利益,同时也不损害自己个人利益——自己的政治遗产),同时也是基辛格希望重新找到当年的自我,找到自己的舞台和话语权,用这个舞台和话语权去继续影响中美关系的一个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