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打坐午睡”只是强迫式教育的极端化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0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作者:堂吉伟德

  2015年9月5日报道,广东佛山南海狮山树本小学要求小学生们午休时不能上床睡觉,而是原地在教室盘腿打坐,搞到学生们个个大喊“顶不住”。一位家长说,9月1开学前,他们收到了学校的一个暂停午睡的通知。家长说:“不用拿被子回学校,这个学期开始通知的,就这样打坐午睡。”通知中提到,打坐午休是学校的一项新尝试,将由校长亲自教学和示范。(9月6日《新华网》)

  楚王爱细腰,宫女多饿死。“打坐午睡”的创意,当然不是因为上床睡觉存在安全隐患,而恰是主导和实施者自己“20年的亲身体验”,因而见猎心喜。学校校长自己喜欢并练习打坐20年,有一些心得和体会,对这种方式也达到了痴迷的地步。从私权来说,只要不违反公序良俗,打坐也好、瑜伽也罢,或者练习点太极拳之类的活动,都属于不受限制的自由。然而,若己所有欲而施之于人,将其作为一种要求强制实施,就涉嫌公权的滥用,也是对别人权利的粗暴伤害。

  打坐好不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更何况并非每个人都适合打坐。对于还处于成长期的孩子而言,打坐可能不是身心的放松,而会成为一种折磨。因为长久的打坐姿势,会让他们感到不适,甚至带来身体某些器官的变形。当习惯了躺在床上舒服睡觉,现在要打坐午睡保持一种姿势不动,对好动的孩子而言注定是一种痛苦。然而,就是这样荒唐的行为,居然还会成为学校的创举,由此可见权力任性的巨大杀伤力。

  “打坐午睡”的背后,暴露的恰是强迫式教育的现实。其实,这种行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现有的教育模式下,教育导向和方式采取的是“单方主导型”,为师者和管理者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而学生作为未成年人,其权利未有获得足够的尊重和保护。学习什么、如何学习,必须遵守和执行的规则,都由教育管理者来单方面制定,而学生内心的真实想法,现实需求以及强烈渴望,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于是乎,在“一切为了孩子”的口号下,既有的一切手段和方式,都带有严重的强迫性,并形成了对孩子权力的粗暴性伤害。

  除了“填鸭式”教学和“强迫式”灌输之外,还有体罚式管理。孩子除了被沉重的课业和考试折腾得筋疲力尽,还不能带手机上课,更不能随便看课外书,否则就可能面临严重的惩罚,比如手机被没收或者被当场砸烂,而课外书也会被没收或者当场撕毁,至于个人的自尊与私物的保护,在此刻已被践踏得体无完肤。其他如“××进校园”之类的临时起意,大多没有考虑过孩子的真法,更没有征求过他们的意见,有的只是“必须服从”的强迫性。

  在这种强迫和单向式的教育模式下,孩子的活力与创造力就会被扼杀,也难以培养出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才。一直以来,国人似乎都在反思一个问题,即为何国内的孩子与国外相比,差距越来越大而不是缩小。究其原因,就在于强迫式的教育模式下,所谓的素质教育不过徒有其表,若是孩子的权利、自由、尊严与人格没有得到尊重,无以做到彼此互动、交流与融通,那么后果可能比想像更加严重。

  “打坐午睡”只是强迫式教育的极端化,并给人产生了“我的地盘我作主”的错觉。叫停一起令人反感的“打坐午睡”并不困难,然而治理行为背后的认识,改革问题重重的教育体系,实现“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的真正回归,却任重而道远。(堂吉伟德)

[责任编辑: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