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脱北者回忆:朝鲜劳动改造营男女隔离如地狱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2-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本文导读:劳改营中存在一种“奖励”婚姻。看守们选择她与那个后来是申的父亲的男人作为彼此表现良好的奖品,结为夫妻。结婚后,夫妻可以连续5晚同床共寝。

  他的副手们扒光申的衣服,将他绑在架子上。他们做完后,他的身体呈现U形,脸和脚朝向天花板,裸露的后背冲着地面。主审官咆哮着审问他。他们把一个炭火盆拖到他身下,然后,夹钳伸向火中取燃烧着的木炭。令人无法忍受的痛楚袭来,身体烧焦的气味弥漫在四周,他拼命地挣扎。其中一个狱警抓着一个铁钩,刺着他的腹部,将他的身体按在炭火上方,直到他失去知觉。

  申苏醒过来时,已被送回他的牢房,身上沾满了屎尿。后背满是燎泡,钻心地痛。脚踝周边的肉被撕扯掉了。烧伤处感染,他开始发烧,没有食欲。

  申猜测过了大概10天,他被最后一次提审。审讯就在他的监舍进行,因为当时他太虚弱,无法站立。他头一次为自己辩解。“这件事是我举报的,”他说。“我表现很好。”审问他的那些人并不相信。他便恳求他们去向洪成超求证。

  申高烧不退,情况越来越糟,后背上鼓胀的水泡里充满脓水。监舍里的气味难闻,狱警们不愿踏足。过了几天,申被转移到另外一间牢房。他被判缓刑。洪证实了他的说法。学校那个值夜班的警卫也永远消失了。

  按照14号集中营的标准衡量,申的新狱友显得有些老,大约50岁。他拒绝说出自己为何入狱,但对申说他在这里已经很久了,真想看到外面的阳光。他皮肤惨白,瘦骨嶙峋,名叫金振明。他让申叫他“叔叔”。随后大约2个月,叔叔精心照顾申,用咸菜汤洗他的伤处消炎,按摩他的胳膊和腿,免得肌肉萎缩。“孩子,来日方长,”叔叔说。“人们都说,即使是老鼠洞,阳光也能照到。”

  老人疗治和宽慰让这个孩子焕发了生机。他不再发烧,头脑清醒了,烧伤处逐渐凝结成痂。申感激不尽,又深感困惑。他从来就不信母亲会确保他不被饿死。在学校的时候,他不信任任何人,而且还告发每个人。但他得到的报答,却总是虐待和背叛。在牢房里,“叔叔”慢慢地改变了他的心境。

  “叔叔,给我讲个故事吧,” 申会说。老人就给他描述外面的食物什么样,味道如何,吃起来怎样。多亏了他生动而诱人的描述,烤肉、炖鸡和在海边吃美味的蛤蜊等等美食让申又有了强烈的食欲。申猜想他以前是个大人物,受过很好的教育。

  一天,一名警卫打开了牢房的门,递给他那身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