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调查广州文革“吊劳改犯事件”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文革”广州乱相:树上、电线杆上常有非正常死亡的人

  荒唐岁月

  □阿 陀

  每一个“文革”时期曾生活在广州的市民,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发生在1967年8月的广州“吊劳改犯事件”。在我关于该事件的调查还未广泛公开传播以前(直至前年才在互联网传播),年轻人——70后、80后和90后,多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他们的父母亲人也从来不提。如果两代人之间出现历史的空白区,这中间一定有问题。不能坦然面对自己的昨天,怎么会把诚实作为基本的价值观传给下一代?

  2005年,我开始着手调查“吊劳改犯事件”。依靠越洋电话和每年陪年迈父母回广州探亲访友的机会,收集了大量的案例资料。调查途径主要有四条:一是利用饭桌。宴席上凡有广州亲朋故友、旧雨新知,我必发问,此事老广州无人不晓,故每问总有所得。农友肖锐成、校友梁校南、战友李展超、学生胡明、老师余柏茂、同事欧麟,等等,前后数百人给我提供了目击见闻;二是拜访历史人物。从2006年开始(最先是在广州文革史研究者叶曙明的帮助下),我陆续访问了广州“文革”两大派的一些主要头头,如黄意坚、莫超海、黄秀琨、李正天、陈家吉、莫竟伟、温仲琪,等等,包括长途驾车前往加拿大访问当年旗派头头武传斌;三是街头访问。每年回国都几乎挤出一两天时间做街头访查(历史学所谓“田野调查”),案发热点如人民路、惠福路、北京路、中山五路、盘福路、文明路、文德路、德政路等地,穿街过巷走访老街坊。虽说在茫茫人海中,搜寻历史线索如大海捞针,还常招白眼,碰一鼻子灰,但多年累积下来,竟也收获颇丰;四是利用互联网追踪线索。我的文章发表在网上,辗转转帖,最多时几天内出现上千的评论,其中包括许多当年目击者的证言,有的使我对事发范围有了新的认识,有的交叉证实了我原先的调查,有的提供了新的重要线索,我还千方百计通过互联网和目击者联系,安排电话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