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朝鲜劳动改造营:男女非法接触格杀勿论(6)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1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申最后一次去看望他的父亲。两人的关系一向疏远,而且越来越冷淡。他们在沉闷的气氛中一起吃了年夜饭。申对逃亡计划只字未提,也没有特别的告别举动。申不由得想到一旦狱警们得知他已逃跑,就会找到他父亲,然后把他关进地下监狱。

第二天清晨,申、朴以及其他25名囚犯出发去山上干活。他们几乎到了接近山顶的位置,大约海拔1200英尺。太阳照在厚厚的雪上,很耀眼。警戒塔在铁丝网北面大约四分之一英里处,看守们端着自动步枪在内侧巡逻。申注意到巡逻的间隔很长。

申和朴决定等到天黑再行动,那时狱警们会很难追踪他们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迹。在4点时,他们开始一边剪着树枝,一边悄悄向铁丝网那边靠近。申发现他们面对的是10英尺高的高压电网。

“我不知道行不行,”朴悄声说。“我们能不能另选时间?”

申怕还要等几个月,甚至几年,才会有另一次机会。“咱们跑吧!”他大喊着,抓住朴的手。他滑倒了,朴先跑到了电网边上。他曲身试图钻过最下边两根铁丝之间的空隙。申看到闪烁的电火花,同时闻到一股肉烧焦的味道。在他站起来之前,朴就一动不动了。他的身体压在下面那根铁丝上,撑大了电网间的空隙。此时已不容一丝犹豫,申快速跑过去,爬过朋友的躯体。在他即将全身通过电网时,他的双腿从朴的躯体滑了下去,碰到了高压线。

他爬过去之后,朝着山下狂奔。大约跑了两个小时。他没听到警报声,没有枪声,和喊叫声。他喘息稍定,便注意到裤腿外黏糊糊的。他卷起裤腿,看到了血,这才知道自己被严重烧伤。天很冷,远低于华氏10度(相当于摄氏零下12.2度),而且他没穿外套。

在电网上被电死的朴,没告诉他该怎么走才能到达中国。

申看到一间农舍。他破门而入,发现屋内一件军装。他换了衣服,于是,他不再是逃犯,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衣衫褴褛、营养不良的朝鲜人。

在申爬过电网,逃进雪地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出生在朝鲜关押政治犯的劳改营中的人成功逃离。从目前能确定的事实看,他仍然是唯一成功脱逃的人。

他现年23岁,不认识任何人。逃亡期间,他在猪圈里、稻草堆上和货运火车上过夜。吃着任何可以找到的东西。他偷东西并在黑市上交易。有人帮过他,盘剥过他,并且出卖过他。他双腿疼痛,饥寒交迫,但内心振奋。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落入地球的外星人。

2005年1月下旬,他走了一整天——大约18英里——沿着图们江寻找能让他进入中国的河段。他假称自己是当兵的,用饼干和香烟贿赂边境上的岗哨让他通过。“我在这里都快饿死了,”他听到最后一个士兵说。看上去他大约16岁。“你有什么吃的吗?”申给了他粉肠、香烟和一小袋糖果。

这段河水比较浅,结着冰,大概有100码宽。他开始在冰上走。半途中,冰层破裂,冰冷的河水浸湿了鞋。然后,他匍匐着进入中国境内。

他在韩国生活了两年。作为一家美国人权组织“自由朝鲜”(LiNK)的代表,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南部生活了4年。

他现在的名字是申东赫。目前身体状况总体良好。但在他身体上,印刻的是他在劳改营的苦难中成长的过程,朝鲜政府一再否认存在这类劳改营。由于缺乏营养,他长得矮小、瘦削——仅有5英尺6英寸高,体重120磅。他的胳膊因为童年高强度的劳动而弯曲。他的腰部和臀部满布伤疤。他的踝骨因戴脚镣而变形。他右手上的中指没了。他的胫骨在穿过铁丝网时被烧残,但却未能阻止他逃离14号集中营。

注:本文改编自布雷恩·哈登所著《逃离14号劳改营:一个朝鲜人逃往西方自由世界的惊险历程》